<i id="xijrj"><pre id="xijrj"><delect id="xijrj"></delect></pre></i>
  • <tt id="xijrj"><sub id="xijrj"><dl id="xijrj"></dl></sub></tt>
  • <address id="xijrj"><tr id="xijrj"><blockquote id="xijrj"></blockquote></tr></address>

      <bdo id="xijrj"></bdo>
    1. 首頁|新聞|圖片|評論|共青團|青年之聲|青春勵志|青年電視|中青校園|中青看點|教育|文化|軍事|體育|財經|娛樂|第一書記網|地方|游戲|汽車
      首頁>>財經 >> 滾動新聞 >>  正文

      【致敬“火焰藍”】甘為天梯扶驕子

      發稿時間:2021-11-09 15:39:23 來源:中國青年報客戶端 作者:趙麗梅 中國青年網

        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 趙麗梅

        致敬最美的“逆行者”,他們用青春和生命踐行著“赴湯蹈火,竭誠為民”,他們就是昆明航空救援支隊劉洪機組。今年5月,劉洪機組參與撲救大理市灣橋村森林火災時,直升機突發機械故障,機組人員全力處置未能脫險,4名“80后”機組人員劉洪、李凱濤、劉超、孫中杰不幸壯烈犧牲,生命永遠定格在了洱海。

        “干,就完了!边@是昆明航空救援支隊機務大隊一中隊中隊長、空中機械師劉超每次帶著兄弟們一起檢修直升機時最常說的一句話。

        與他一起工作多年的機械師李江每次一聽到這話就“干勁十足”。他說,這句話甚至已經成了隊伍的“精神號角”,只是再也聽不到了。

        5月10日10點20分,劉洪機組參與撲救大理市灣橋鎮灣橋村大沙壩山森林火災,在吊桶取水作業過程中,直升機突發機械故障,導致尾槳失效,機組人員全力處置未能脫險,墜入洱海,4名“80后”機組成員不幸壯烈犧牲,劉超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      “最后的合作”

        4月的云南火災多發。4月23日、26日、27日,云南省麗江市玉龍縣石頭鄉,大理市賓川縣拉烏鄉和大理市下關鎮境內的蒼山相繼發生森林火災。

        4月27日開始,劉超和一中隊中隊長郭勝組成一個機組前往麗江玉龍雪山撲火。郭勝說,作為飛行員和空中機械師,撲火的那幾天他和劉超幾乎是“綁在一起了!泵看纹痫w前,郭勝來接收直升機,劉超都會豎起一個大拇指,堅定地說:“直升機沒問題”。

        作為哈爾濱工業大學畢業的高材生,劉超過硬的業務能力是公認的,他先后設計制作了多種直升機維修實用裝具。2020年7月,劉超從大慶調到了昆明航空救援支隊,因為兩地氣候地形差異較大,他便開始研究國內高原機型維修保養。

        有一次,在直升機起飛前,劉超發現了直升機存在重大隱患,并及時作出應對。他也因為在工作中表現優秀立了三等功。郭勝說,“他是個特別有辦法的人!

        “他在專業上已經是‘大拿’,卻從沒停止學習!贝饲,昆明航空救援隊空中機械員吳瓊每次去收發室領資料,劉超都會讓他將《航空世界》帶回給他,這個航空領域的專業周刊在他書桌里擺了上百本。

        麗江的這場大火撲了很久才撲滅。5月8日17時,劉超與其他機組人員一通返回昆明。

        “大理又著火了!辈判菡瞬坏24小時,5月9日14時,劉超就接到任務:準備奔赴大理火場。

        第二天上午10時20分,劉超所在的308直升機在洱海取水點上空懸停、加速、回轉約4圈后,機身后段突然發生爆燃,隨后“嘭”的一聲墜入了洱海。

        “沒成想這居然成了我們最后的合作!惫鶆僬f。

        最早來,最晚走

        劉超的飛行時長永遠地停在了810小時18分。

        這個1985年出生的小伙子的飛行足跡遍布新疆的天山之巔、黑龍江的大慶油田以及西南春城昆明。多年來,他帶領戰友們出色地完成直升機改裝、發動機大修等急難險重任務20余次,參加駐防任務4次,重大演習任務5次,森林火災撲救任務20余次。

        在航空救援領域,每一架安全飛行的直升機背后都站著一群空中機械師,他們是直升機的“醫生”,但很少有人能看到他們的付出。他們中流傳著這樣一個口號:“甘為天梯扶驕子”。

        機械員吳瓊解釋道,“飛行員就是那個天之驕子,我們甘愿做那個讓他們飛起來,連接天空和地面的天梯!

        事實上,空中機械師的工作貫穿航空救援的整個流程。在起飛前,機務指戰員需要提前1小時20分鐘到機場做航行前的準備;起飛時,空中機械師則跟機組一起出發;飛行完畢,新一輪檢修任務才剛剛開始。

        劉超生前工作照

        劉超當了13年的“天梯”。在飛行員玉簫揚看來,他們是機場最早來、最晚走的那群人,早上5點30分起床待命,晚上還經常加班檢修到半夜。

        飛行員玉簫揚作為新機長單飛時,劉超是配合他行動的空中機械師。玉簫揚說,在一定情況下,一個老練的空中機械師對飛行員的幫助很大。在那次飛行中,劉超曾提醒他注意高度,注意參數,有時或做一個手勢提醒他。

        “空中機械師和飛行員擔著同樣的風險”。玉簫揚說,面對錯綜復雜的火場情況,駕駛直升機取水滅火的信心不僅來自于飛行員的技術,也來自于空中機械師的維護水平。

        在工作中,劉超不允許自己和團隊出一絲紕漏。去年剛來的昆明航空救援支隊新機械員張峻誠說,“工作時,劉超眼睛里面容不得半點沙子!

        在玉簫揚看來,他們工作不僅非常認真負責,而且非常有熱情!八麄儥z修完交到我手里的直升機,就兩個字:放心!

        “在航空救援中,如果一點小問題帶到天上去了,有可能釀成大隱患!睓C械師李江說,實戰中火場環境復雜而危險,“慢慢地我們知道了他的用心良苦!

        劉超生前工作照

        “干,就完了”

        機械師把檢修工作的地方稱為“外場”,把日常生活的地方稱為“內場”。在很多隊員的印象里,劉超有著“兩幅面孔”:一副是外場極端嚴肅認真,另一副是內場和藹可親。

        生活中,他與戰友們打成一片,經常與大家一起打王者榮耀、吃雞、打臺球、踢足球。

        2020年除夕晚上,因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現,單位要求所有休假的人必須歸隊。劉超一直在辦公室等大家,一直等到最后一名隊員安全歸隊,那時已經是大年初一凌晨2點多。

        對于李江來說,劉超既是他的戰友,也是大哥。當時還在原武警森林指揮部直升機支隊機務大隊工作的李江,聽到云南要在昆明成立航空救援支隊,機務人員非常缺乏,很希望過來當第一批航空救援的“創業人”,劉超便多次幫他向組織申請,李江于2020年7月從大慶調入云南。

        “干,就完了!边@是劉超的口頭禪,聽到這句話對于李江來說,不僅能提干勁,也意味著“干好自己的工作,就不用想其他事,因為劉超會盡最大努力,幫他做好成長路線的規劃!痹趧⒊淖返繒,很多以前的戰友從天南海北趕了過來。李江說,因為劉超一直“以情帶兵”,對戰友們都很愛護,“他走了,甭管多遠,他們都要趕來!

        “剛別麗江,又見大理!泵咳ヒ粋新的地方撲火,劉超都會在朋友圈更滅火地點,這一次永遠停在了大理。

      責任編輯:寧迪
       
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加載更多新聞
      熱門排行
      熱 圖
      国产高清在线男人的天堂